Rain Bows of Honors荣誉彩云 Communication of Words of Honors立言传播 Our Honors Garden荣誉园地 Record of Achievements of Honors立功纪要 Path of Honors荣誉成长路 Sharing of Virtues of Honors立德助人
Rain Bows of Honors荣誉彩云 Communication of Words of Honors立言传播 Our Honors Garden荣誉园地 Record of Achievements of Honors立功纪要 Path of Honors荣誉成长路 Sharing of Virtues of Honors立德助人

荣誉成长路Path of Honors - 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时间:2017/11/7 14:32:21  作者:  来源:  阅读次数:

1.jpg

我校首席学术顾问、荣誉学院院长郭少棠教授专访

    郭少棠教授(Prof. S.T. Kwok),杰出的教育家、学者、文学家,国际著名的历史学家。曾任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创校常务副校长、德鲁克管理学院集团常务副主席、香港国际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会主席、香港中文大学文学院院长、中文大学学生辅导长、香港和内地多所大学顾问等职,现任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文明对话中心荣誉主任、香港孔圣堂副会长、香港新亚文商书院校董。经王韬光董事长诚挚邀请、学校董事会批准,郭少棠教授出任我校首席学术顾问兼任荣誉学院院长。日前,媒体记者对郭教授进行了专访。

 

    记者: 郭教授,作为成功创办了UIC的常务副校长,离职后有很多机构邀请您加盟,为什么您最终选择了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

    郭少棠:2005年,我离开香港中文大学来到珠海,成为第一所香港与内地合作的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UIC)的主要创办者之一。当时经常路过北理工珠海学院,偶尔亦听到有关学院的情况,包括了解2009年北理工珠海学院遇到创校以来最大危机,王韬光董事长领导的团队那时开始接管北理工珠海学院。在我离开珠海之前,已很敬佩王董事长,他带领团队解决了北理工珠海学院的危机。

    2011年我离开联合国际学院,返回香港。其间,曾接受王董事长邀请到校演讲,演讲效果不错,学校管理层对我发出任职邀请。但因此前已陆续接到不同教育机构的邀请,答应替他们设计或制定战略规划,包括在上海协助创办了首间有本科学历的博雅学院,所以一直无缘与北理工珠海学院的深度合作。直到去年王韬光董事长再次邀请我出任首席学术顾问,就高等教育的改革和学校的发展多次与我深入畅谈,我感受到了理念的相通和使命的相同。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是理念相通,您认为在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接下来的发展中,应遵循什么样的理念。

    郭少棠:理念确实很重要。我有留意最近广东省教育厅的领导多次到北理工珠海学院学院调研,对学院应用型现代大学治理文化、办学理念、办学特色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认为治理方式可申请全国示范推广育人情怀很深、是真办学办学理念先进、特色鲜明。深厚的办学情怀、先进的办学理念、高效的治理方式可以让学校在未来顺利转型、跨越式发展。

    过去10多年我耐心地探索未来中国教育制度的发展方向,尤其是终身学习、经验学习和全人素养发展在大学阶段的落实。正如教育部《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报告提出,全人素养教育研究需要遵循三个原则:坚持科学性、注重时代性、强化民族性。我们考虑教育模式的设计,需要科学化地认识人类历史文明演变至今的种种经验,从而紧扣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更需要与国家民族发展的命运连结在一起。

    过去20年出现的一个流行学术名词是全球本土化( Global + local = GloCal)。这是世界未来人才培育的大方向。因为在全球化和数码化的时代,知识的交流活动和创新不断迅速发展,如果不能把这种充满动感的全球视野、经验和本土文化底蕴结合起来,是很难走在时代的前端,引领时代的发展。全球本土化的人才是本世纪中期成功推动生态文明发展的关键因素。中国文化从修身到贡献人类的平天下的精神,落实在未来人才培育的规划上,需要高瞻远瞩地看到当前时代的发展,思考如何配合未来人类发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种种需要。历史可鉴古知今,乃至预测未来。上世纪60年代欧美学术界出现未来学的研究,从不同角度刺激不同职能和角色的人有创意地反思未来社会演变的轨迹。

 

    记者:您刚刚提到推动生态文明的发展,请您介绍一下什么是生态文明及其意义?

    郭少棠:刚刚我提到的生态文明,不只是一般理解的关注生态环境的保护,更重要的是一种新时代的思维方法,对文明的建设超越了过去二三百年工业革命的那种机械性思想方法。这是过去20多年,欧美学术界和思想界涌现出一个重要的思潮,叫作建设性的后现代主义生态文明(constructive postmodern civilization)。这是一个划时代的世界新思潮,中国起码有二十多所大学及研究机构在学习和应用,为国家推动生态文明的发展。后现代的生态文明思维是强调有机的联系,重视文明演变过程中人类与自然的和谐、专业知识的交叉与融合、不同的社会文化之间的碰撞与互动,提倡一种天人合一、你我共存共荣的开放胸襟、包容的精神。

    北理工珠海学院是以理工为特色的学院,理工学科的知识在人类历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这些知识对整个近代文明的塑造,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然而,文化的发展和文明的演进不是单向的,更不是单层次的。对我个人有着极大的影响、中国最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提出这样的哲理名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才能成一家之言。中国教育改革很需要向司马迁学习,吸收他的历史精神。结合后现代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思维,发展新时代的理科和工科就需要有这种究天人、通古今的气魄和视野,才能摆脱过去几百年那种盲目偏激的机械主义思想模式,有机地结合人类社会文化各层次的活动和知识领域。

    机械化的知识和管理重点在于精细的分工,但忘了人始终是人而不是机器,成为万物之灵的人是灵感无限的流动和互通。我们可以从庄子逍遥游的故事而感受超逸的人生;或从琵琶演奏十面埋伏的音乐中听到激情;或从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的生命无限力量的呼唤,但现有的理工教育模式往往忽略了人的主体。现代管理学强调组织文化,中国人文思想重视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些观点转用于组织文化则化为爱心关怀:从个人、家庭、组织到社会。如果组织的成员能够广阔地顾及个人、亲人、单位、机构和国家的关系,考虑和平𧗽各方面的利益,这就是一个有活力和动力的生态系统。

    因此,传承中华优秀的文化传统,结合人类与大自然的智慧,关怀宇宙万物的终极价值,把司马迁的精神放在后现代生态文明的思潮中,塑造21世纪理工教育、博雅教育、通识教育和全人素养教育的生态共同体,为有中华文化特色的未来文明及教育提供养料。司马迁式的新理工、新博雅和新通识的教育精神,相信将会成为我们学校思考的重要课题之一。

 

    记者:非常认同教育需有究天人、通古今的气魄和视野。因此,像北理工珠海学院这样的应用型理工特色高校也应重视通识教育、博雅教育。

    郭少棠:没错。最能成为新时代理工学科发展的最佳伙伴,就是通识教育、博雅教育。因为通识教育、博雅教育的基础是文理兼备,他的核心思想和本质是跨文化、跨学科、超越个人自我中心思想和观念的限制,以尊重个人和群体的共同价值来思考个人,进而延伸至群体的责任与义务。过去几十年,美国通识教育、博雅教育的发展遭遇了很多困难与挑战,主要是由于教育工作者未能充分认识到,时代需要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在传统的教育架构之外,培育通识教育、博雅教育的核心价值和精神,进而在其他不同类别的教育体制和形式上,进行活泼且有机地转化和应用。过去我在联合国际学院,已经成功地把博雅教育的精神植入本科课程教育中,更把这种结合扎根于内地本土的环境和土壤之中。博雅教育的意义在于它的精神,课程的设计和执行可以不断更新和转化。

    通识教育、博雅教育精神实际可以理解为古希腊智慧对司马迁历史哲学的一种回应。我们学院一方面需要在表层的制度上完善,另一方面更需要在教育、尤其全人素养教育的文化底蕴上下功夫,不只关乎学生,更要延伸至学校、家庭和社会。言教不如身教。过去我在联合国际学院提倡四维教育 (“师生家国)模式,期望成己成人,学校与学生共同成长,吸纳家庭和社会的资源,形成一个社会文化教育的生态体系,成就个人的生命意义和组织的历史使命。

    应用型的大学不是一个僵硬的教育机器。古往今来理工学科最著名的实践者,都是时代的发言人,反映着时代的文明的进步。爱因斯坦是理科的典范。其他工科的重要人物多不胜数。他们都在生活中挖掘知识无穷创造的潜力。他们实践了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哲理。珠海学院经历了种种的困难而重生,正好是一个重要的机遇。我相信学校能群策群力、集思广益地开拓一个更远大的愿景,迎接这个时代的挑战。

 

    记者:您在UIC时推行博雅教育并取得很大的成功,王韬光董事长到北理工珠海学院后也反复强调通识教育的重要性,您认为学校在将来如何开展通识教育或博雅教育?

    郭少棠:通识教育和博雅教育二者本质是一致的。我先谈谈香港推行通识教育的实践。在上世纪50年代香港部分大专院校开始实践博雅教育和通识教育。香港大学由于传承英国的教育传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从四年制大学改成三年制,博雅或通识教育只是采取课程以外的方式进行,尤其是强调高中及预科 (中六和中七的大学考试课程)的教育。除了香港大学以外,香港其他大专院校都推行正规课程形式的通识教育。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政府强迫香港其他院校改变学制为三年,通识教育在香港因而受到很大的冲击。回归之后,香港高等教育转回四年制的大学,结果花了三四年时间重建一批正规的通识教育课程,各院校的落实大同小异。

不过,回顾美国博雅教育和通识教育百年来发展的起伏,我们可以洞察到,美国教育历史上最重要的传统已经历很多考验。虽然部分博雅学院仍然深受家长和学生的重视,但在现代大学大规模发展和知识不断扩展和深化的情况之下,它原有的精神 ( “开拓思想、立德树人、知行合一、成已成人) 却逐渐被遗忘,取而代之的是,通识教育变得越来越形式化,拘泥于分类分组分工,或不同负责部门之间为资源分配而产生的恶性竞争,甚至忽略了学生立德成才的价值。

    如何重新确定博雅教育的精神,再以此改革通识教育的规划,使它更能在建设后现代生态文明的社会语境中,形成它推动全人素养教育的文化资源和力量。此外,在全球化和数码化的时代,尤其是国家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大背景,正好为博雅教育、通识教育和全人素养教育的结合提供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去年教育部公布的《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 报告中,指出全面发展的人需要结合文化基础、自主发展和社会参与,这正好与博雅教育知行合一的核心概念相吻合。知识和生存、生活、生命不能分割。理工科的知识可以促进其他学科知识,而其他学科知识也有助于理工学科知识拓展、视野的创新。

    接下来,我们会结合北理工珠海学院实际情况,建立起一套科学的、完整的、创新的、具前瞻性的通识教育体系,学校成立荣誉学院将会是未来改革试验的重要平台。

 

    记者:关于荣誉学院,国外大学在上世纪20年代已开始成立,国内大学设立较少,大部分人对荣誉学院还比较陌生。

    郭少棠:荣誉课程教育在美英等国已是大学体制的一个部分。英国大学本科学位划分为荣誉 (英式英文是honours) 和没有荣誉的类别。荣誉类别又分一级、二级和三级。美国的大学本科学位一般只有学位的称号,而另设一个荣誉学位(美式英文是 honors) 的课程,学生经过挑选才能参加。全美高校荣誉教育理事会对荣誉教育定位是:为独立且有创造性的学习者 而设的优化课程,目标是培养书面及口头表达能力,像学者一样的思考,形成假设、研究问题、做出结论的学术能力,培养荣誉学生成为独立的批判性思考者。

    整体看,研究型大学比较侧重学术能力的培训。其他大学则比较重视学生透过个性化的课程、实践性学习和优质的辅导,得以发展他们的潜力。此外,一些举办荣誉课程的学校把这些荣誉学位课程的学生联结起来,成立荣誉学院,聘请资深而有教育理想学者出任专职教授,选用一批年青有心有力的教师、行政人员或社会先进担任导师统筹及辅导。其中部分荣誉学院亦冠上不同的名称以加强学生及校友的归属感。中国一些名校如北大、清华及浙江大学都成立独立的优化课程的荣誉学院。澳门大学近年也成立了一所荣誉学院。

    我了解,珠海学院去年已经开始考虑成立荣誉学院。最近我和学校的一些同事交流学习,得到很多的启发,增加了对学校发展需要的认识。学校当前考虑通识教育的正规化、部分优秀学生的优质培育、科研工作 (尤其理工科以外的领域) 的提升、灵活学分制的优化、在线教学的规范化等,以期推动学校的转型。

作为学校首席学术顾问,我得到的启发包括如何把这些发展和荣誉学院的功能和结构的设计结合起来,使得资源整合更有成效和效率。这些目标与美国或中国一般荣誉学院可能要兼顾的功能和教育目标更广阔,包括教育创新的研究、开发和试验,使它的建立和发展背负着较重的使命和任务。

 

    记者:您同时兼任荣誉学院院长,荣誉学院未来发展思路是什么?

    郭少棠:荣誉学院的创办需要有高瞻远瞩的未来思维,过去三年国家展开划时代的一带一路鸿图大略,将会为未来几十年国际社会建构一个新的秩序。与此同时,在地区发展方面,粤港澳大湾区的构想正是机缘巧合,为这个区域建筑一个可以配合一带一路在亚太地区一个重要的基础。了解当前国家与国际的发展趋势,才能从中探索如何设计更能参与和支持这些发展,同时让学生有更多自主发展的机会,规划他们自己未来发展的方向。我们需要思考,如何让学校和学生充分利用这个机遇,设计一个共同参与、共同开发和共同享受成果的平台。还需要考虑学校其他方面发展的需要,包括上面谈过的一种创新的博雅教育、通识教育和全人素养教育结合的模式。

    最重要的是在教学的规划和评估中制定合理的、科学化的规范和执行方案。学校的资源有限,需要降低总学分的要求 (深圳大学已减至 140 学分) ,让学生有更多空间去自主发展,同时借助世界各地的资源让学生能够直接得益。荣誉学院的课程必须落脚于时代的需要和发展,这是社会的参与。学生自主寻求发展的方向,参与不同阶段的规划,是全人发展素养的自主参与。透过体验学习和实际的田野考察调研,使得他们有跨文化、跨文明互相交流的学习经验,夯实他们的文化基础,注入时代的精神和国际的经验。

    荣誉学院不只吸纳学科成绩优异的学生,还希望给予不同方面才能表现突出的同学,让他们在一个充满挑战的创新环境,直接参与和积极承担他们自主发展的责任,直接要求自己,为自己的成长投入更大、更有深度的力量。如何在短短的大学生涯中从被动的、受灌输的学生转化成一个自我承担、有胸襟、有视野的积极主动学习者,这既是荣誉学院工作的使命,也是所有关心未来人才培育的社会人士共同面对的挑战与机遇。

我深信在学校的全力支持之下,荣誉学院可以逐步成长,协助学校更有效地发展其他方面的工作。荣誉学院希望在暑假期间开始推动一些基础的建设,为九月新学期的来临做好充分和有效的准备。

 

    记者:对未来的北理工珠海学院,您有什么期许?

    郭少棠:回顾过去几年珠海学院火凤凰式的重生与发展,能够在短短几年之中化险为夷,闯出新天地,实属罕见。我从旁观察到珠海学院脱胎换骨的重生,令我相信,这所正在探索转型的高校有它可期许的潜力或使命:它能否为中国探索一种新理工教育?能否把传统理工教育与博雅教育、全人素养有机地融合起来塑造一种新理工教育?粤港澳过去一直是国家经济改革开放的先锋,高等教育的创新尝试在这个区域都能找到很多重要的经验。我深信珠海学院应该有机会担当创新的历史使命,不但为中国高等教育开拓新的方向,更可以为国际高等教育的创新提供一些值得思考的经验。

 


上一篇: 他们的课堂设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北理工珠海学院成立荣誉学院培养领袖型精英人才
下一篇: 郭少棠教授担任我校学术顾问委员会主席和董事长首席学术顾问